黃湘源:別讓一元股退市代人受過

時間:2019年06月22日 08:20:23 中財網
  一元股退市歸一元股退市,與退市海潤這樣因其他情形退市,而在進入退市整理期間淪為一元以下股的情況應該不屬于同一個范疇。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地將退市海潤那樣的退市股票也同一元退市股混為一談,則是有違多元化退市制度本身的基本原則的。

  當退市海潤還是*ST海潤的時候,雖然曾經有望競爭一元退市第一股,但最終導致其終止上市的卻并不是因為其退市整理期間股價持續低于了一元面值的緣故。對此,如果不分青紅皂白,一概混為一談,豈不等于讓一元股退市制度代人受過?

  一元股退市,嚴格地說,其實是指連續20個交易日每日收盤價低于該股面值(1元)的股票將被終止上市,歸根結底也就意味著投資者以“用腳投票”的方式直接決定相關股票退市不退市,這在某種意義上也正是它被視之為市場化退市最高標準的道理之所在。在美國,退市標準的名稱與我國有所不同,通常稱之為“可持續掛牌最低標準”,這個標準在不同的市場可以分別有三套或四套,只要上市公司滿足其中一套標準的全部數量指標,就可以持續掛牌;否則,就必須強制退市。紐約證交所與納斯達克的三個子市場所設定的“可持續掛牌最低標準”均為“一美元退市標準”。根據美國耶魯大學麥西教授多年來的跟蹤研究,1995年至2005年11年間,美國三大全國性證交所共有9273只股票摘牌(退市),其中紐約證交所共退市1906家,納斯達克共退市6257只,美國證交所共退市1010只。主動退市與強制退市大體各占一半,而1美元退市的股票數則占到了強制退市數量的一半以上。

  2012年5月1日生效的《創業板上市規則》,借鑒成熟市場經驗,首次引入了兩個市場化退市標準:一是“面值退市標準”,二是“成交量退市標準”。這也是本次退市制度改革的最大亮點之一。深交所隨后于6月底發布的《股票上市規則》引入“1元退市標準”,并將B股也納入規范范疇。當時,閩燦坤B收盤價自2012年7月9日起均低于人民幣1元,這種情形一直維持到第20個交易日,其成為第一家退市一元股的命運已成為大概率事件。關鍵時刻,深交所卻在三大報表態:對純B股公司因觸發市場指標而非財務指標引發退市的,鼓勵公司通過大股東增持、公司回購、縮股等方式,維持上市地位……心有靈犀一點通,本已于8月1日停牌的閔坤燦B馬上就于8月27日公布了縮股公告。縮股不僅令閔坤燦B成功規避了股價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1元面值標準而退市的命運,同時也使得公司遠離了連續120個交易日成交量低于100萬股而被終止上市的可能性。這正是我國股市的退市制度雖然一直不斷地在修改,卻一直也不可能真正落實到位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內在原因。在法不到位的條件下,不要說根本就無法真正做到該退則退,一直以來就無休無止地被炒個不停的借殼上市,更是當仁不讓地成為規避退市的不二法門。

  也許是應該值得慶幸的,一元股退市制度出臺了那么多年卻一直顆粒無收的局面,終于在2018年得以宣告結束。2018年12月28日,中弘股份成為A股一元股退市制度的首例。然而,本來有可能搶在中弘股份之前的*ST海潤,雖然通過所謂的并購重組而沒有如愿成為第一只一元股,最終還是沒能逃脫退市的命運。不過,這似乎并不妨礙它在死到臨頭之際還沒有忘記“咬人”一口。如果在已經因觸及退市條件而被終止上市的情況下,還可以因在為期30個交易日的退市整理期間股價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1元而被歸入一元股退市范疇,則豈不等于讓一元股退市制度替觸及虧損退市、違法退市等諸多強制退市標準的那些退市股,來為其承擔其在退市整理期間所不可避免地給投資者造成更大損失的罪名?這與其說是在為退市機制多樣化增光添彩,還不如說是對一元股退市制度的抹黑。

  目前,在A股市場交易日益低迷的情況下,一元股隊伍也有不斷擴大的趨勢,不排除會出現第二只第三只甚至更多退市一元股的可能。不過,一元股退市歸一元股退市,與退市海潤這樣因其他情形退市,而在進入退市整理期間淪為一元以下股的情況應該不屬于同一個范疇。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地將退市海潤那樣的退市股票也同一元退市股混為一談,甚至還一視同仁地歸之為所謂多元化退市產物的話,則不僅不免將讓一元股退市制度代人受過,而且,勢必也不利于投資者對本該對造成投資者損失負有責任的其他類型退市股追究責任并提起索賠,以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這應該并不是實施一元股退市的初衷,也是有違多元化退市制度本身的基本原則的。
  .金.融.投.資.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白狮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