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跨洋重婚案的富豪:從拉煤工到身家10億 今被美女騙近億元

時間:2019年06月22日 09:32:49 中財網
  54歲董事長掉進“跨洋重婚案”引起輿論熱議后,“佛系”多日的科陸電子不能忍了。

  6月20日晚間,科陸電子回復深交所問詢函稱,饒陸華與李佩佩相關事項是李佩佩團伙設計的騙局,饒陸華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機關報案,其被騙取的相關資產已被加拿大法院凍結,后續其本人將采取法律手段追回。

  同時,加拿大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作出判令:婚姻自始無效而不發生法律效力。根據深圳市公安機關近期出具的無犯罪記錄證明書,未發現饒陸華有犯罪記錄。該案件事項純屬饒陸華個人事項,與公司沒有任何直接關系,不會對公司產生影響。

  此外,科陸電子還在公告中爆料,李佩佩在與饒陸華認識期間,另以戀愛為由騙取加拿大黃冬冬的錢財,黃冬冬已就李佩佩騙取財產事項向加拿大法院提起訴訟。

  富豪被騙9193萬涉重婚罪
  6月14日,財經知識分享社區“尺度”App中,網友“國貿少爺”爆料稱,來自中國的饒先生(LuHua Rao,50多歲)和一名加拿大華裔李女士(PeiPei Li,30多歲)于2016年4月結婚,結果沒在一起幾天便鬧起了離婚,當中涉及上千萬財產。

  而科陸電子董事長饒陸華與爆料中被指控的富豪名字一致,出生于1965年;此案女主角李佩佩則為一家公司的行政助理,出生于1985年,現定居溫哥華。

  據中國證券報援引訴訟材料顯示,饒陸華與李佩佩相遇在2015年8月。彼時,饒陸華正在溫哥華度假。案卷還披露,兩人相識后不久,饒陸華便向她表白,認定李佩佩為“他的女人”,并表示會在溫哥華給她買房子。

  李佩佩表示,她詢問了饒陸華的婚姻狀況,但饒陸華說他已經與妻子分居,很快就要離婚。不過,饒陸華卻在訴訟中稱,告訴過女方,自己已在中國結婚且不愿意與妻子離婚,是李佩佩稱,在阿拉斯加結婚沒有任何影響。

  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9月中旬,在西雅圖,饒陸華花費34400加元(約合人民幣17.8萬元)為李佩佩買了一顆1.28克拉的鉆戒,作為訂婚戒指。

  2015年9月30日,李佩佩成立了一家名為LPP Properties的地產公司,而饒陸華在同年10月同意向該公司注資2000萬加元,成為持股50%的股東;而李佩佩只是象征性地投資了1000加元,便持有了另外50%的股權。

  2016年4月9日,二人前往拉斯維加斯舉行婚禮。之后,饒陸華與李佩佩開了聯名賬戶,饒陸華先后出資1765萬加元(折合人民幣9193.18萬元)。其中,700萬加元直接或間接用于購買房屋;約900萬加元存入李佩佩的加拿大賬戶或兩人聯名賬戶。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5個月后,這段甜蜜的戀情便灰飛煙滅,兩人自此針尖對鋒芒。

  據自媒體“加拿大房產投資”報道,2016年9月,李佩佩提出幫饒陸華遞交移民申請,要求他提供在中國的離婚證明等文件。不過,饒陸華拒絕提供離婚證明,并表示不想移民加拿大。隨后,李佩佩聯系了一名中國律師調查饒陸華婚姻狀況,得知饒陸華在中國并未離婚。

  與此同時,“李佩佩是否根據協議使用了1765萬加元”的問題也讓兩人喋喋不休。據中國證券報報道,饒陸華稱,2016年11月,女方要求他為其購買一處價格為1550萬加元的房產,但饒陸華拒絕了。

  2016年12月,饒陸華向加拿大哥倫比亞省最高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李佩佩歸還1765萬加元,并稱“從未與李佩佩以婚姻關系的形式生活,兩人真正在一起的時間總共20天,根據家庭法,兩人并非配偶”。

  而李佩佩則稱,盡管婚姻關系一開始是無效的,但根據家庭法,她仍然是對方配偶,并不妨礙她索要贍養費及財產分配。同時,李佩佩要求法院勒令饒陸華提供財產證明。

  據了解,目前,李佩佩以LPP公司的名義起訴饒陸華,稱饒陸華曾向公司接走1600萬加元,她以公司唯一董事的名義向饒先生討回1600萬加元和借錢利息。

  身家曾超26億元,今第一大股東的地位被取代
  公開資料顯示,饒陸華于1965年出生于江西貧寒農家。由于其家境貧寒,讀初中的時候,因交不起學費,饒陸華便到附近的一家煤礦干起了拉煤工。之后,他從哈爾濱理工大學畢業,畢業后曾被分配到電子工業部下屬的武漢710軍工廠,負責計劃調度。

  1996年,在饒陸華31歲時,他創立了深圳市科陸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科陸電子官網顯示,這是一家為智慧能源和能源互聯網提供核心技術與系統解決方案的高新技術企業,業務布局包括新能源(光伏、風電、虛擬電廠等)、電動汽車生態圈、能源智能服務、智能電網等。

  2007年,科陸電子在深交所上市。上市后,隨著科陸電子股價上漲,饒陸華身家最高時曾超過26億元。而在2007年胡潤百富榜中,饒陸華以10億元的財富,位列654位。

  然而,在身陷重婚案的這3年,科陸電子的業績也走向下坡路。

  2018年年報顯示,科陸電子實現營收37.91億元,同比下滑13.36%;凈利潤為虧損12.2億元,同比下滑411.18%,其中,資產減值損失達8.58億元。

  2019年一季報顯示,科陸電子實現營收7.91億元,同比下滑1.35%;凈利潤為虧損256.1萬元,同比減少108.32%。據統計,科陸電子在同行業45家企業中排名第8位。

  而據長江商報,截至2019年3月末,公司有息債務規模為46.72億元,而貨幣資金為8.06億元,短期償債壓力大。公司為回籠資金,已連續出售15家公司股權,而且終止了18億元募投的4個項目,用于公司補充流動資金。其中,科陸電子曾以1元價格轉讓了收購價3.88億的百年金海。

  而在此之前,科陸電子較為激進,除主業智能電網外,還相繼布局光伏、城市安防等業務,影響了業績。

  水逆的科陸電子還屢屢吃到深交所的監管函。據統計,近1個月,科陸電子已收到8次問詢函。而在近期,饒陸華第一大股東的地位卻悄悄被取代。

  6月19日,科陸電子發布公告稱,收到持股5%以上的股東“遠致投資”出具的增持股份告知函。遠致投資于2019年6月19日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交易系統增持公司股份101萬股,約占公司總股本的0.07%,增持均價4.93元/股。

  而增持完成后,深圳國資委旗下的遠致資本持股數比饒陸華多83股,持股比例為24.26%,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與此同時,評級機構中證鵬遠表示,關注到公司存在實控人變更風險,且盈利能力惡化,出現大額虧損,部分并購對象業績不達預期。

  截至6月21日收盤,科陸電子股價為5.05元,較前一個交易日上漲2.02%,總市值為71.12億元。(AI財經社)
  中財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白狮王注册